美丽异木棉盛开的广州

时间:2020-09-30 20:18 编辑:李叶飞 文章来源:植物星球

广州盛开的木棉花

  广州的美丽异木棉开的正好,虽然我只是匆匆路过,但是就透过车窗还是看到了它们的美丽。广州的桂花正开着,车窗开条缝,时不时就能闻到桂花香。

  这样的冬天,一个北方人去一下广州,时空倒转,进入一个美丽新世界。

山上盛开的木棉花
美丽的美丽异木棉

  今年与广州特别有缘。在2019年之前,我与广州的有限关系都是中途路过。大学毕业去深圳工作,中途在广州转往深圳的火车,在同学那里借住一晚,在老城里吃了个路边摊,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还有一次是从越南回,经停广州,住了一晚,酒店房间紧缺,直接给了总统套房,可以住下我们全村人,当晚焦虑啊,想叫所有我认识的广州人来玩,但是那时我一个广州朋友也没有。

  这两年好多了,认识了不少广州人。2019年尤其,认识的广州人累积已经可以搓两桌麻将了。五月去香格里拉,同队有两位广州人,其中一人我一直在周末画报上看到她的名字,那串长长的K字头的英文名很熟悉,可以说“认识”有很多年,但见了面才算真的认识,她特别热爱植物,但健身才是她的第一爱好。另外一个小姑娘,可好的人,九零后,易高反,我们后来叫它小幺。

  八月份,我在广州参加TED×xiguan,做了一个关于广东凉茶的演讲,又结识了一些广州人。刚刚前两天,又去广州参加经济观察报在K11的新绿生活环保展,讲了讲我认为的环保,新结识了几位广州朋友。这一年一下子出来很多与广州有关的人和事,真是让人高兴。

木棉花近拍

  刚刚朋友微信发来一个苹果,我才意识到今天就是西方的年三十,一年过去了,稍微总结一下自己这一年就是去了两次京都,两次广州,两次香格里拉,还有一些零散印象不深的小出行,其它时间几本都宅在家里。上半年植物星球更新的还较勤快,下半年则越来越松。

  回来再讲一下美丽异木棉。春天的时候去过一趟三亚,见过满大街的木棉树,树枝上挂着成熟开裂的果,白色的棉絮露出来,地上也飘着不少棉絮,那时我也不敢确认是具体什么木棉。现在我敢确定那是美丽异木棉。

裂开的美丽异木棉的果(一)

裂开的美丽异木棉的果(二)
裂开的美丽异木棉的果

  木棉和美丽异木棉都是木棉科,但属于不同的属,美丽异木棉是异木棉属,木棉是木棉属,看花很好认,它们的花很不一样,美丽异木棉的淡红色,中心白色,木棉花的花瓣肉质,厚厚的,橙红色。

  花我都见过,就是没见过它们各自的果,春天那次在三亚是我第一次见到其中之一的果实。他们的花期不一样,但是有部分重叠,美丽异木棉冬天开花,持续到一月,木棉花我记得要到春天才开,但我在越南过年那次也见到木棉花。盘算一下,在春天见到的果,那肯定得现在开花才来得及 。

  木棉和美丽异木棉的树干上都有锥形的刺,树都高大,印象中木棉树更大一些。像我这种偶尔去一下南方的北方人,若是不见花,光看个树干子的确很难辨认,广东、海南人,就算树上没有花没有果,不分季节,大概远远瞄一眼树形就能判断吧。

美丽异木棉的花
美丽异木棉的花

红色的木棉花
这个是木棉花,花朵晒干了,广东人煲汤用,也是五花茶里的配料之一

  美丽异木棉和木棉是容易辨认的,在南方见到羊蹄甲、红花羊蹄甲或洋紫荆那才真的会搞晕,两岸三地各自命名,绝对头痛。而且这三种在广东特别是广州都很常见,我在羊年的时候还具体讲过,列过一个表。

  这一次,就不讲了,过些日子还去广东,好好拍一下照再说。下面这张是我从广州K11出来的广场上见的,你们说是什么羊蹄甲。

羊蹄甲

扫码关注植物星球

文章来源于植物星球,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