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然寺的山门内有两堆特殊的白沙丘

时间:2020-09-29 15:26 编辑:李叶飞 文章来源:植物星球

  法然院有两堆沙丘,一堆绘了一叶槭树,一堆绘了一片银杏,说明当下的时节。若是春天来,则换作樱花。有时候还会是月亮,或者游鱼。若要看尽两堆沙的四季,成为附近京都大学的学生是一个门道,可以时不时来逛逛。

  我清早八点多,沿着哲学之道过来,看到指示,再往山上走了一段路就到了。途径安乐寺,本想先去看它的庭院,结果因为习惯了国内的生活,一早出来溜达忘带现金,只好做罢。法然院不售票,有着狩野光信所画襖绘的方丈不公开,以清泉“善気水”闻名的方丈庭院也不公开,所以无需用钱。

法然寺山门
法然寺山门,“不许荤辛酒肉入山门”

法然寺山门后的两沙丘
进入山门后,有两沙丘

法然寺山门后的第一个沙丘

法然寺山门后的第二个沙丘
一片槭叶和一片银杏叶,象征秋天

  与我同时到法然院的是一位老先生,在山门外一处打开折叠椅坐下,从包里拿出本子,开始写生,我回头看他,才发现他身后是一大片墓地。

  这应该就是法然院外的公共墓地,介绍法然院的资料上都会提到这块墓地,小说家谷崎润一郎的墓在这里,还有汉学家内藤湖南、河上肇也葬此处。我本想进入墓地去找一下,只要看到刻着“空”、“寂”二字的青石,那就是谷崎的墓了。走进入口,没几步,终究还是退了出来。这片墓地太大了,一路搜寻过去,要阅多少逝去之人的名字,才可能最后见着一位喜欢的作家的墓,要说意义吧,也是有的,我这次出门前刚刚又翻了一遍他的随笔《阴翳礼赞》,但墓地也太阴翳了,这种阴翳不是视觉之阴翳,完全是内心的,暗暗的,让人心情不好。

  倒是有几位西方人,突然到来,手上拿着旅行手册,翻阅着,走进墓地去,拿起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几个人聊了几句,很快就走了出来。西方人对墓地没有恐惧感,也爱往墓地去,找找名人,拍拍照都无顾忌。我虽然也拍墓地之花草,也没什么害怕,但照片上绝不带入墓地元素,哪怕是看不清的虚化背景也不行,比较忌讳。

寺院内一株松的根露出地面
寺院内一株松的根露出地面

两朵菊花,一朵山茶,一片山茶叶
两朵菊花,一朵山茶,一片山茶叶

  法然院很小,两块沙丘之外,另有池泉,花草,但不像那些有着盛名的庭园那样精致,有一些野趣。沙丘边有一株深红色山茶花开的正好,另外也有几株白茶也在花期,每一株的花型还都不大一样,说比较野,其实还是很讲究的。

  我看介绍说,本堂前还有一个小庭园,整齐种了三种山茶,五色散椿、貴椿、花笠椿,都是春天开花的品种,日文名字,我也不清楚各指哪种。不是特别的日子,那些小庭园都不公开,没机会见到。这里说明一下,日文的椿就是我们说的山茶。

沙丘旁的一株红山茶
沙丘旁有一株红山茶,我只拍了一朵

  法然院建于1680年,但是寺名取自1175年创立净土宗的僧侣法然,此人思想进步,后来遭到了保守人士的迫害,包括他的那些支持者也一样遭殃。

  另有故事是后鸟羽天皇的侍女松虫和铃虫被法然上人的弟子住莲和安乐所感化,削发成尼。此事惹怒了天皇,法然被流放,他的两个弟子被处死。后返回京都的法然为纪念两位弟子,将原来的“鹿谷草庵”命名为住莲山安乐寺,也就是我中途路过因没带现金而不能进入的安乐寺。

  所以,下次带上现金,还是要去一下安乐寺。而且,我总觉得两个侍女被两个和尚感化一事有些蹊跷,有点高阳和辩机的意思。另外,据说安乐寺每年七月廿五供奉南瓜,也是很奇妙的事情。不知道这些事情之间有没有关系。

白茶花

  最后再上一张白茶,与去年我在高山寺拍的那朵是一个品种,似莲花。

扫码关注植物星球

文章来源于植物星球,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