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桕,野生花艺师的最爱

时间:2020-10-26 07:52 编辑:李叶飞 文章来源:植物星球

乌桕

  院子里曾经有过一株乌桕,鸟带来的种子长的,被我拔掉了。那么小一个院子,怎么容得下一株乌桕。

  小区里有一株,在儿童游乐园的边上,我看到的时候已经落光了叶子,落的也太早了,秋意还不盎然的时候,它就这么过去了,树上挂满了还没开裂的果实。小区门口也有一株,每次去取快递的时候吗,我都会瞟一眼,它的叶子总是一边红一边落,就没看到那种红彤彤一树的样子。

乌桕红色的叶片

  远一点,在河边也有一株,每年都红的特别晚,因为较远,我不能常去看,只能大概判断一下,在小区的乌桕落完叶子那天,我特地跑去,看到还是绿叶,我想得再有个一周十天的样子吧。大前天过去,天呐,一片叶子都没了,大自然残忍起来,根本不管你是不是植物星球的人。

  乌桕落光了叶子,把一个大鸟窝给暴露了出来,反腐倡廉行动妥妥走在了前列。我就站在下边抬头看,一只喜鹊飞来又突然掉头飞走,又飞回来站在隔壁的树上焦躁不安,叽叽喳喳,它大概是怕啊,豪宅被人发现了。

乌桕树上的喜鹊巢

  乌桕是插花界永远的爱,只要剪来一根,插到瓶里就完成了一件艺术作品,它自有其美。这样的植物还有一个,日本吊钟,随便一枝插瓶都是美美的。但是日本吊钟很贵,乌桕嘛,身高手长胆大心细者是免费的。

  现在这个时候,你随便走进一间茶室、民宿前台、设计小店,如果你没看到乌桕插花,那杯茶我请。

乌桕备受人们喜欢

  你看这挂满果实的枝头,多有气质啊!随随便便剪几根,看着都跟芥子园画谱教你的树木画法一样。

乌桕的果实

  你看这个,身高手长胆大粗野的人已经来拗过一根了,留下这么几根,但还是那么漂亮。

扭断过枝丫的乌桕

  转过来换个角度,多好看,我拍了很多乌桕插花作品。在我庞大的硬盘里,天色已晚,来不及一张张找出来。

  关于乌桕的种子我以前写过,就是种子外被一种白色蜡质的假种皮,被称为“桕蜡”,可提制“皮油”,供制高级香皂、蜡纸、蜡烛、胶片等,然后它的种仁所榨取的油称“桕油”或“青油”,供油漆、油墨等。提取关键词就是蜡纸和油墨,如果有人看到这两个词能联想到试卷,那说明你百分百35岁以上了。

  我小学、初中时候还都有蜡纸印的试卷,油墨味道很浓很浓,做完一张试卷,手腕都是蓝黑色的。这种试卷是纯手工的,刻试卷、印试卷是那时的老师必做的一项工作,现在想来这工作量还真的挺大的。刻试卷是这样,有一块专门的金属板,表面有细小的纹路,蜡纸铺在上面,用那种针尖笔,在上写字,写的时候声音还不小,你想啊是一个针尖在金属板上摩擦,中间只是隔了一张蜡纸,其实就是在蜡纸上把字刻出来。然后把刻有字的蜡纸铺在白纸上,用刷子用力在上面刷,油墨就透过刻痕印出字来。

  以前除了统考或者是上头发下来的标准试卷,平常我们做的试卷都是这种手工印的。对老师来说,这活真的挺累的,刻一张蜡纸就够累了,还要刷墨来印,刷墨是需要很用力的,不然印出来太淡。所以,有些老师会偷工,比如刻试卷,会找学生来做,对学生来说呢,这是一个好活啊,意味着能事先得知考题,所以这是双赢。反正我有幸刻过那么几次,机会很稀少。你得遇到一位很懒的老师才行。

另外角度拍摄的乌桕树上的喜鹊巢

  今天就到这里,这个鸟窝换这样拍也好看,感觉所有枝丫都是从它这里岔出去的。

扫码关注植物星球

文章来源于植物星球,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删除。